Asi

咸鱼
文绘章帐MMD 啥也不会咸鱼少女
2595268715 大号已弃 再问自杀 欢迎勾搭

【短文】无题(1)

打算写一个系列的无题。
主要写芙兰向,也可能会写恋恋。大量二设私货预计。
可以接受的话,请↓
——————————————————
无题(1)
这天红魔馆不知为何天黑的过早,淅淅沥沥地落着雨。斑斑驳驳的墙壁上洇着水渍,深浅不一的斑点状纹路一圈圈地扩散开来,金属制的栏杆上凝着薄薄的一层水雾。
谁都知道那只是一个装饰品,真正将她锁住的理所应当的不是栏杆。某个魔女制造的火焰在阴暗的走道两侧那些古老得生了锈的煤气灯里冰冷地跳动。
楼梯口有只鸟雀尸体,羽翼沾满着粘稠的血迹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地面上晕染开小小一摊血水,只是有着与地面过于相近的颜色,看不真切。
吸血鬼似乎不可以碰流水?红魔馆里当然是没有流水的,见到的唯一流水只在她出逃时拦住她的去路。只是...从没有尝试过。
从来只有人,以及不是人的,不断的过来,却少有人出去。魔女少有来看她的时候,女仆长深蓝色长裙的影子也是一闪而过。停留了一瞬的身影,是不是留给她的一点温柔呢?她自嘲地猜测,毕竟至亲之人所道的晚安,甚至都在长长的楼梯顶端游离而过。
时间在这里流逝的速度不尽相同。将眼前的栏杆破坏也许只在一眨眼,可她却觉得似乎已经几日几夜地下了雨,几日几夜地没有合眼站在门边上。
不知何时破碎的金属片已经撒了一地,链条断成不再有用处的一个个环节,些许闪烁着光泽,忽明忽灭。
魔女随即浅浅低吟着站在楼梯口,裙摆不掀起一丝波澜,手中魔导书的书页不曾被吹动过一寸。于是庞然一帘水幕出现眼前,溅起水珠落在脚边,点点细碎的声响微弱不可闻。
然而她钻进那水帘里,如愿以偿地捕捉了魔女严丝缝合的面孔上裂开一丝惊讶。
流水渗进皮肤中,几乎要将每一个细胞撑破,浑身涨满水,将要破裂一般的疼痛。无法描述其它,但是她好像决意完成这个恶作剧。
不知是什么时候,也不知为何,闭着眼冲出去,再睁开,面对的是一片血红色的断壁残桓。只是钟楼塔仍立在废墟之顶,硕大的指针艰难地向着下一个格子挪动。
外面确乎是落着雨的,这会她相信了。没有知觉的,身体似乎要融化在这水与雾气中。属于内心的部分自我牵扯着,撕裂一般地想要喊叫。
于是她做了唯一能有余力的事情——抖了抖那不再反射美丽彩光的晶石翅膀,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自己一般的,轻轻挥动着翅膀。
她低头,看见与自己容貌相仿的蓝发少女,亦躺在无休止的流水中。
然后,那人艰难地举起手,抚上领口金黄色的宝石。她忽然想起自己也戴着这么一块,只是没有再抬起手的余裕了。她低下头,看见领口的宝石闪着淡淡的蓝色光辉。
废墟间,白色的鸟雀展开羽翼掠过眼前的天空,投入远方漆黑的夜幕。
更深的远方,是那轮永远鲜红的新月。

评论
热度(6)

© As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