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

咸鱼
文绘章帐MMD 啥也不会咸鱼少女
2595268715 大号已弃 再问自杀 欢迎勾搭

某女武神的日志。及其他

某女武神的日志


脑洞。我居然还写出来了。

想写长篇【苍蝇搓手】

有点黑。ooc一如既往。请相信我本质甜文写手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


西历2039年 x月 x日

    距离被记忆重置,我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讲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故事。这些数据可能因为天命的保密机制,永远待在这段虚构空间的一个角落,等待下一个进入培养舱的女武神阅读。而你如果不幸阅读到,那请将这所有的话全部当做胡言乱语。

    通常意义上,我应该被称为[八重樱]。准确一点的话,烙印标记上的名称是[八重樱/19406],那个真正在五百多年前存活下来的八重樱的第19406个复制体,只是等到再次醒来,编号的数字也许又要增加不少。

    我待在培养舱里已经大约有数个月了。这是眼前所见某个日历所说,但天命诚信的程度也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总部大概没有余力来处理一个情感模块出现问题的女武神,而我有幸没有被直接拆解,大概也只是多亏了八重樱复制起来并不方便、而这个女武神在舰长中又特别吃香吧。

    重置记忆、更换了模块和零件,马上我就要去下一个舰长那里了吧。说实话,其实要是直接被拆解,我大概会更高兴些呢。

    天命的舰长资格并不需要什么考试,只要向天命提出申请,是人——不,不是人的也有——就能当上舰长了吧。那些躲在屏幕后,畏首畏尾地喝着茶,却在女武神的面前显出不可一世的样子的人。明明不会指挥却在旁边指手画脚,将卡莲送到崩坏兽面前、将穿着泳装的女武神直接丢到暴风雪中去,最后落得失败的下场却只会责备我们不够强,这样的人,为什么仍然坐在舰长室高背的办公椅上胡作非为呢。

    女武神复制体调节好的情感模块并不允许我这样想,一遍遍试图抹消我这样的念头。然而越是忽略,我却越发厌恶起那个人来。

    为什么那样的人,随便就进出女武神的宿舍呢。每天都看着眼前弹出紫色的好感度方框,然后又弹出几个爱心形状的符号。

    某日在舰桥,听到舰长登舰的提示,我转过身,未看清面前的人走过来,裙下直接被伸进一只油腻的手来。我惊恐地看着好感度的方框弹出,数字向上增加几十,然而模块控制着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不对。不行啊。这太荒谬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这种人有好感。

    另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胸上。

    我下意识地想拔出刀来,却意识到舰桥上不允许佩戴武器;张嘴说话的时候,我也只能听到自己念出设定好的台词。不知该不该感到高兴呢,那个恶心的人完全不会指挥我战斗,我直接被调到基地后勤检修了。不用再见到他了,可是我也没有在见到曾经作战的伙伴。卡莲偶尔回来看我,只是几分钟,终端便传来她出战的任务。

    某日,我偷袭了从训练室走出的、穿着勿忘机甲的另一个八重樱。机械属性的服装,让她得以与卡莲住在同一个寝室,每日两人也总是一起出击。为什么,她就可以与卡莲说笑着走在基地商店街上呢,明明是我先来的吧。

    因为是我先来的,所以我才能和卡莲关系更好一些吧。我夺走她的刀,掐着她的脖子,脱下她的机甲,将她从浮空岛的边缘扔下去。不知在基地待了多久的我,基地的一丝一毫我都再清楚不过。舰长从来不来这里,监控也是我管理的,只要稍作修改,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是这样想着的。

    我穿着勿忘的机甲,参加了舰上的新年晚会。我用仓库里的御百草制成毒药,偷偷倒在[舰长]的酒杯里。完成这一切的我太过兴奋,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穿着相同风格的机甲的身影。

    毫无防备的后脑勺被猛的一击,眼前一片漆黑之前,见到的身影

    是卡莲。

    面前虚构的空间渐渐变得模糊,培养舱橙黄色的混合液体显现出来。

    那就这样结束吧。

                                                         Hae sakur







    “女武神,八重樱,参上。”

     眼前一个模糊的人影,不怀好意地微笑着搓着手,走到面前来。    

评论(6)
热度(19)

© Asi | Powered by LOFTER